新闻动态
  • Resetera论坛已经特殊开了一个剧透楼
  • 耗资22.08万港币
  • 在昔时的两年里

”学生们依言而做

2020-06-05 09:42      点击:142
楼家姐姐们在楼厉凡他们那里住了几个星期,虽然看起来她们很喜欢弟弟和霈林海被欺负时候的悲惨反应,想再继续住下去。可是老天有眼,忽然从楼家爸爸那里来了一封信,说是家里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她们三个回去支援,她们才拖着比来的时候更巨大的行李,一步三回头地回家去了。呃?行李里面是什么?天知道那是什么啊!据说她们走了以后,那变态校长在教学楼的百层楼顶嚎哭了好几个晚上,不知道又被她们打劫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她们走了以后,只来了一封“我们还会再来的哈哈哈哈”这样的信,后来就再没音信了,这样看来楼家爸爸所说的“大事情”似乎的确不小,否则像她们这种“说了三更来索命,绝不留你到四更”的个性,说完还会回来却长久没反应的事情,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在确认那三位魔头姐姐至少短期内不会来之后,楼厉凡喜极而泣地给佛祖和耶稣都上了两炷香。拜特学院从九月开学以来,还没有举办过什么重大的活动,这让一部分想靠着那些活动来勾搭─不,应该是结识─美男美女的人很是心急如焚。不过他们现在终于快熬出头了,因为今天是十二月一号,再过二十四天就是圣诞节了。圣诞节‖必然会举行重大活动‖可以认识很多以前没办法认识的人物‖可以开始一段幸福美满的恋情〈或者‖可以和相爱的人来一个浪漫的圣诞之夜〉‖大家的春心开始蠢蠢欲动。再加上从几天前就开始飘雪,整个学院都被埋在了一片晶莹的银色之中,更让人有种“马上就是圣诞节了”的感觉。虽然“还有”二十四天,大家已经急不可耐了。楼厉凡完全弄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兴奋。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谈论自己在圣诞之夜计画了什么事情,将会用什么礼物去买对方的芳心。一些性急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圣诞礼物,部分的年轻女孩甚至会挤出课间的时间来打毛衣─当然她们也想在上课的时候打,不过这里是灵异学院,会被教员发现的机率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剩下的零点一是教员当时心情好,不和你计较。连霈林海也兴奋得不能自己,把箱子里所有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之后,计画着什么时候要出校一趟买一身满意的新行头,把自己衬个帅气潇洒、玉树临风,到了圣诞夜的时候……嘿嘿嘿嘿嘿嘿嘿……楼厉凡对此冷眼旁观,因为他不认为这种变态学校会让他们遂了心意。大家兴奋,那么那位校长肯定也会兴奋,只要他兴奋,那大家就没好日子过了。─不过就算没有这一点,他对这些事情也不感兴趣。因为每年的圣诞节,追他的美女都多得让他头大如斗,连逃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去给自己找事……这段时间上课的时候,课堂里就会弥漫着一种很诡异的气氛,常常有人边上课边作白日梦,甚至嘿嘿嘿嘿地笑出来,让其他人不禁恶寒。教员们也曾经有过那段时期,本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可是偶尔有人太过分,再好脾气的教员也会发怒,轻者讲桌遭殃,重者玻璃全碎。有些教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就会将自己在这段时间的课,临时改为室外才能上的─如实用课程或者实习课程。今天楼厉凡他们要上的本来是灵力解剖,正由于这个原因而被改成了灵气实用课。上课的地方在拜特学院的大练习场,占地十五平方公里,地面由水泥砌成。练习场周围密密麻麻地环绕着各种各样的年轻树木,场地上的水泥地面寸草不生,只有中央耸立着一棵据说已有将近万年高龄的老树,足有七、八十公尺高,树荫可容百多个人同时乘凉。可惜现在是冬天,老树的树叶早已掉光,树枝上积满了厚厚的雪。虽然教室里有暖气,可以直接穿衬衫上课,不过到了这大雪纷飞的美景之中,不管你能力多高,也得老老实实穿厚衣,没得商量。霈林海的家本来就在北方,这种天气对他来说司空见惯,所以只套了一件厚毛衣就够了。可楼厉凡不一样,他家在南方,多少年都下不了一次雪,他头一次见雪还是在十五岁从灵异中学刚毕业,接到一个必须在北方才能完成的任务时;当时他依照南方的习惯只带了两件外套,结果可想而知……为此他恨透了冬天的雪,最近的室外课他恨不能都跷掉才好,可惜不行,他不想因为这种无聊的原因而跷课─“今天学的东西或许明天就能救了你的命”,这是楼家的家训。他整整套了三件毛衣、三件毛裤,外面还加了一件厚毛长外套,远远地看去就好像一颗球在滚一样。霈林海对他这一身非常不能理解,但是也不敢提出相反意见,只有唯唯诺诺地跟在他身边,随时在进出时防止他卡到门里。十五平方公里的练习场上,大约有十多个正在上室外课的班级,每个班几十人,但就算如此,在这里的人数还是显得很少很少,很渺小。楼厉凡穿着臃肿的衣服摇摇摆摆地来到练习场上,在另外一个班等待上课的罗天舞他们居然远远地就看到了他,仗着离得远,几个人对他的装束大肆嘲笑。可惜楼厉凡不是别人,他硬是将他们的话听了个千真万确、一字不漏,一怒之下结出一个篮球大小的灵气团砸过去,那几个人纷纷闪避,却没躲开那个会转弯的瘟神,一人脑袋上一个血包被砸得昏死了过去。那么远的都不能幸免,原本还想取笑几句的本班同学一个个噤若寒蝉,现在就算楼厉凡穿的是小丑服,恐怕也再没人敢多说一句了。上课的钟声悠远地回荡在广阔的校园中,灵气实用课的老师海深蓝轻飘飘地走到了她上课的地方─没错,是轻飘飘,仔细看的话,她的脚还和地上厚厚的雪有着些微的距离,也就是说,她是飘着走过来的。发现这一点的学生们都发出了惊叹声。因为在灵气的使用中,只有一种能力可以让人虚空而浮,那就是灵气御空。灵气御空本身是用灵气支撑身体与地面之间的距离,如果是踏在这种雪地上,绝对就和人走路的时候没有两样,一定会留下脚印的。可是她走过的地方没有痕迹,连最轻微的都没有。而且灵气御空消耗的能力惊人,海深蓝的“教师履历”上写着她今年刚刚三十岁,这种年龄应该不会像小孩子一样,没事就把消耗如此严重的能力秀给别人看吧?“各位好久不见。”海深蓝一举右手,向惊奇的学生们微笑招呼。所有学生双手背在身后,啪一声齐齐立正。这是上课的信号。“我们今天的灵力解剖临时把最后的灵气实用课提到前面来,原因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海深蓝一边轻飘飘地踱步,一边审视学生们的姿势表情,最后目光落到了楼厉凡身上,表情变得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硬忍了半天把笑忍了回去。“所以现在我们要进行灵气实用的学习,我希望各位已经预习过了。”霈林海举起手。“你有问题吗?”海深蓝问。霈林海老老实实回答:“那个……因为预习看不懂。”没有人笑他,大家都看不懂。灵气实用倒是被教学大纲当作了重点中的重点,可是书上那一章却只有薄薄的八页纸,而且充斥着什么“摩尔斯转换”、“开罗芬尔大移动”之类的名词,他们翻遍了灵力解剖的课本,只找到一个“质性转换”的名词解释,那解释还是“灵力、魔力、妖力等的互相转换”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灵力是灵力,魔力是魔力,妖力是妖力,这些在常识上是不能互通的,或许灵力能够使用魔力的东西,或者魔力可以使用妖力的东西,但那不能说它们之间能转换,只能说它们所用的那些“东西”有兼容性而已。否则的话拥有妖力的妖怪,也可以藉由能力质性的转换而“变成”人,或者人也可以变成妖怪了。海深蓝看了看大家脸上的神色,非常明白他们现在正在想什么,于是微笑问道:“这么说来,大家应该是都看不懂了?”大家点头。“哪里看不懂呢?”“全都看不懂!”声音很齐,什么时候也没今天齐。海深蓝笑着左右踱步,画着蓝色冷光眼影的眼睛眼波闪烁,她轻轻地、低声地说:“那当然了……那一章里全都是只有四年级的学生才能看懂的东西,你们要是能看懂,就不用在这里学了。”学生一片哗然。既然是一年级的教材,那为什么要用四年级才懂的东西来编!哪个变态做出这种事的!由于这个学校众所皆知的变态传统产生来源,学生们立刻想到了那个不管冬天、夏天都蒙着黑布的家伙─校长拜特!“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海深蓝举手示意大家安静,“不过这次真的不关那个变态的事情,不管是谁来编这个教材,都必须这么干。”学生们渐渐安静下来,听她继续说。“那么为什么呢?原因就在于灵气实用这个课程本身的特殊性上。灵气实用是灵力解剖的重要课程,如果不能进行灵气实用,那么我们学习的灵力解剖就等于没有学,所以可以说,我们的灵力解剖其实大部分都是为了灵气实用准备的。“若要进行灵气实用,就必须了解许多高层次才能理解的东西,比如魔力教学中的‘k3碰撞’;可是灵力实用本身却又是最最基础的课程,这门课不合格,你们就很有可能在二年级的实习中发生生命危险。“我们必须让你们在一年级的时候就能够熟练使用灵气实用,可是在没有学习二年级和三年级课程的情况下,又难以使你们了解四年级的东西,因此在编写教材的时候困难重重,最后只有做出折衷的办法。“也就是说,教材上用最高层次的方式来解释能力,但其实主要却是言传口授,在实习中领会。等你们上了四年级,这些东西自然一看就懂。”这些话是说得很有专业性,而且其逻辑不是一般的怪异,连楼厉凡这种在魔女家庭长大,早已习惯了家人奇怪逻辑的人都被搅得头昏脑胀,有听没有懂。不过虽然逻辑没听懂,但是基本原因还是听明白了,简而言之就是这东西必须在一年级学,要学也能学会, 香港一肖中平特公式只是要用理论支持的话就必须等到了四年级再说,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个就算不理解那些让人看不懂的理论, 香港平特一肖高手论坛也照样能够使用。既然得到了这样的保证,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网大家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只是在一阵突如其来的寒风中集体缩了缩脖子,希望能赶紧做点什么,不要再站在这里受冻。虽然楼厉凡身上衣服的厚度可破“拜特学院之最”的记录,仍然冷得他受不了,整个下半身都麻木了。海深蓝不负众望地后退了几步,对开始瑟瑟发抖的学生们说道:“那么现在我就要开始进行灵气实用的教学,请各位站开一点,至少和周围的人保持两公尺的间隔。”学生们依言而做。要是在平时,只是挪动一下而已,谁都会做,可是今天和楼厉凡一样几分钟就被冻得僵硬的人大有人在。这时有个人站在那里没动,旁边的人在分散移动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他,那家伙就直挺挺地倒在了雪地里,大家一阵手忙脚乱才让他缓过来。“我站在这里,大家可能都发现了,”等间距全部合适时,海深蓝继续踱着步说道:“我的脚是一直飘浮在这雪地的上方,没有接触到它。“你们在见到这种情况时,第一印象恐怕会认为我用了灵气御空,然而第二印象可能就会开始怀疑,因为灵气御空是会留下痕迹的,尤其在这种松软的雪地里,像这样踏雪无痕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大部分学生点头。没点头的人不是没听懂,而是根本没发现她飘浮,或是发现了也想不通,因为灵气御空不是每个人都会的,比如霈林海。“你们首先发现的事情应该是我在飘浮,而第二件,恐怕你们都没有发现到─从我来到现在,我没有停下来过,而是一直都在反覆不停地走。”她这么一说,大家才恍然注意到这一点。她的确没有停下来,一秒钟也没有,她只是不着痕迹地在悠然踱步,如果以讲课来说的话的确是没有什么,但就算是讲课也有在某个地方站住,至少几秒钟不动的情况。她却是完全没有停下,一直在走。“现在我有问题要问各位了,”海深蓝微笑提问,“请问一下,谁能告诉我,现今世界上可以让人飞翔的技术有哪些?”这种问题楼厉凡根本不屑于回答,不过在问题提出五秒之后还没有人答她的话,发生冷场就麻烦了─别看这位老师一直在笑,但是如果胆敢让她的课堂冷场,那后果……“总共有十几种,”楼厉凡的声音蒙在衣服领子里,答道:“第一种是机械动力,也就是几千年来所用的机械─能量原理;第二种是灵气御空;第三种是妖力浮翔;第四种是魔力飘移;还有精灵浮力和以各种方法改变身体密度结构等等,不过用处不大,而且容易发生危险,现在已经很少能见到它们的教材了。”“说得好!”海深蓝用力拍了两下手,“我没有想到一年级生里也能有对这些理论了解得这么多的学生,一般像你们这么大的孩子们哪,都只会注意和自己能力有关的理论,而对和自己无关的东西很少学习。”她说得没错,可是灵异方面的知识很复杂,如果每一种都去了解的话很容易导致混乱,大家只了解与自己有关的东西也没什么错。几乎所有人都这么想,海深蓝说出那句话之后,也明白大家绝对会这么想。她现在就是要让大家这么想。“我了解大家学有专精的理念,不过请大家从现在开始摒弃这种思想,因为从今往后你们要用的不只是‘灵’类的能力,还有‘妖’类、‘魔’类和‘精’类的能力,哪一门不够了解,都可能让你的灵气实用课不及格,这一点请大家注意。”一位学生举手道:“可是我们没有妖力、魔力和精灵力啊!怎么用?”“这就是我们灵气实用课所要讲的最困难的内容。”海深蓝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便不再解释这个,而是将话题转移到了之前的问题上,“现在我要知道,在这里的所有人中会灵气御空的人有多少?”大约有四分之三的人举手。“很好,比我想像得要好。”她示意大家将手放下来,“不过虽然会的人多,还是有一部分人对这个能力不了解。好在这个能力虽然耗费非常惊人,但非常简单好学,现在我给你们示范一下。”她又向后退了一步,轻轻呼出了一口气,似乎有什么能力通过这口气而被泄了出去,只听见轻微地啪嚓一声,她的双脚已经深深地踩到了雪中。“在你们还没有熟练之前,先把其他的能力收起来。然后,把灵力集中在脚下,让它从脚下释放出来,螺旋状包围你的全身,就像这样……”她的脚下仿佛忽然出现了一台鼓风机,新闻资讯雪花唰唰唰地被吹得四散纷飞,然后这股风逐渐变成了肉眼可见的淡蓝色旋风,渐渐包围了她的周身,她整个人就随着这股上大下小的漏斗状旋风飘飞了起来。一般情况下,灵力制造的旋风没有颜色,也很少对周围产生影响,因为灵力在只对灵力释放者“本身”发生作用时,消耗的能量是最少的。而且在同样情况下,如果对非“本身”的物体做出同样的事情,其消耗的能量大约是后者的一倍左右。因此虽然这样,飘浮的灵气御空很好看也很华丽,却很少有人用。楼厉凡不禁惊讶,自己光维持飘浮的状态就可能消耗掉他三分之二以上的灵力能量,更别说像这么华丽的起飞方式……他要是像她这么用的话,肯定马上脱力倒地。现在她脸上看不出任何疲惫的情况,也看不出即将力竭的样子,照这种情况看来,她应该至少拥有100hix以上的能力,可是既然有这么高的能力,在灵异协会也可以占有一席之地,为什么她只是在这里做了一介教师呢?海深蓝慢慢地降落下来,开始看大家学习的成果。她说得没错,灵气御空的确很好学,再加上她的理论,几分钟后大家就都掌握了它的用法,霈林海也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由于灵力风不够平均而摔下来几次,但也很快学会了。见最后一个人也用灵气御空飞起来之后,海深蓝又恢复了之前飘浮在雪地之上的姿态,说道:“好,刚才大家所做的就是‘灵’、‘妖’、‘魔’、‘精’四大类能力中的灵力飞翔,灵气御空。“可是,我们今天要学的不只是灵气御空,还有妖力浮翔。魔力飘移和精灵浮力我们将在下一堂课为大家讲解。”“我们没有妖类能力啊……”一些学生开始在底下嘀嘀咕咕。“你们当然没有,要是有的话就变成妖怪了。就好像那个变态校长……”“变态校长!那个家伙是妖怪吗?”一说到挖掘神秘的变态校长的秘密,所有人都伸长了耳朵,连楼厉凡也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啊啊,原来他是妖怪啊!”“会是什么妖怪呢?”“老妖怪啊……”“老师!老师啊!他是什么妖怪?”“他成精多少年了?”海深蓝为自己说错了话而尴尬不已,她咳嗽了几声,把群情激奋的各位注意力召回来:“嗯……我刚才说的请大家当作没听到……”“怎么可能没听到!他到底是不是妖怪啊!”有人激动得都发抖了。海深蓝犹豫了一下,回答:“这个……我只能告诉你们,他的确有妖怪的能力……”“啊!那他就是妖怪了!”海深蓝微笑一下,双目发出了精光:“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讲的东西,你们是对我的课有兴趣呢?还是对他更有兴趣呢?好好回答,回答得不对的话我可是会发飙的哟。”海深蓝老师发飙等于五十公尺以内伤亡惨重,他们不是没有领教过的,因此这一句话立刻很有效地将大家探究八卦的心思给压了下去。“我们还是……喜欢听海深蓝老师讲课……”所谓向恶势力低头……“好,请大家把精力集中到今天的课堂上。刚才的灵气御空大家只要了解就可以,等学习了妖力浮翔之后,灵气御空基本上就用不到了。”她环视学生们一圈,“从刚才起就有人一直在嘟囔自己没有妖力,所以不能学习关于妖力的能力,既然这样,我想让各位用灵力或者灵感力探测一下,我身上的‘气’是什么?是灵气?是妖气?还是魔气?”就算她不说,作为灵异师的学生们在每一次见到某个人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探测其能力,这一次也不例外,因此很快就有人回答:“是灵气!”海深蓝笑了笑,周身蓦然一震,身上灵力主脉经络的八百七十七个穴位闪现出了无数细小的劈啪电光。电光一闪即逝,她随即微笑地问:“那么,现在我身上是什么气呢?”楼厉凡一直用灵感力监视着她周身的力量分布,在她的灵力经络闪现电光的同时,环绕着她的气息竟在瞬间改变了。“是妖气!”那不是幻觉,也不是错觉,更不是什么花招,就是妖气!可是刚才也的确是灵气!如果只有一个人探测错了就算了,可是所有人的探测结果都是一样的─她全身的气息“刚才”的确是灵力,但是就在一瞬间,她气息的质性改变了,变成了妖气。楼厉凡与霈林海对视一眼,两人心中闪过数种可能。也许,也许她是人类和妖怪的混血,可若是那样,她身上的气息应该兼而有之,而不是如此纯粹地互相转换!那么她到底是……那么……这难道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名词─“质性转换”了!真的可能有这种事吗?霈林海就算了,可是楼家怎么也算是灵异世家……嗯,不过楼爸楼妈现在都不务正业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占卜和特异功能,然后在灵异节目里大出风头……这种能力又用不着……早就忘记了吧!海深蓝没有说话,身上的灵力经络主脉穴位再次发出劈啪电光,不过与上次稍有不同,上次的电光是隐现红色,而这一次则隐现淡淡的黑色。她的气息质性再次发生了变化,那是一种很讨厌的感觉,只要是灵异师就不会想有的感觉。“……魔气!”灵气,只有人类才有的气。妖气,只有妖怪才拥有的气。魔气,只有魔物才有的气。“人类”的名词解释应该不用多说:“妖怪”,多年来的概念都是“某种东西〈动物或植物或无生命物〉经过修炼而接近神”,妖怪在三界之中最为接近神;可是魔物……天生就是魔,生于传说中的地狱最底层,没有慈悲,没有人心,与神的意旨永远背道而驰,恐怖、血腥、死亡永远与它如影随形。不仅楼厉凡他们班的人在感受到魔气时开始拚命后退,连同在练习场上课,离得十万八千里远的班级都有学生准备逃跑了。海深蓝身上的魔气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又变回了之前的灵气。仓促后退的学生们才慢慢地又回到了自己之前的位置上。“那么,这就是我们今天课程的重点─质性转换。”海深蓝一扬手,身后纷扬的雪花骤然停住,有序地在空中结成了“质性转换”这四个字。“所谓的质性转换,就是要把本身的灵力质性变成与之前完全不同的东西。“我们以前上课的时候,专门讲过二十个课时的灵力经络,大家应该知道,灵力经络主脉上的穴位总共应该有八百七十七个,我们的灵力由头、手、脚、眼七个部分源出,经过这八百七十七个穴位,最后进入丹田。“如果按照我们平时灵力所走的那个方向顺序的话,大家所感到的就是‘灵力’,可是如果换一条路去走的话,就可以变成其他不同的东西。”“质性转换”四个字轻轻地啪一声碎开,又组合成为另外四个字─“歪门邪道”。“既然不走平时正常的路途,我们就可以称之为歪门邪道。现在请大家跟随着我所说的灵力走向慢慢地引导灵力,如果不能成功或者不能确定穴位的位置要马上和我说,因为质性转换很容易出问题,万一把你变换成了其他的东西……那我就没办法了。”她身上忽然出现了白色的线,那些线就好像是从体内生长出来的,穿破了皮肤而到身体外面,在学生们发现的同时,那些几乎肉眼难辨的“线”已经沾上了他们的身体,好像蜘蛛网一样难以甩脱。“这是我的感应线,你们的路线要是走错而有危险的话,我会提醒你们。都准备好了吗?好,源起头殊─入博池─风翅─燕谷……”忽然有一个学生身上窜起了灰色的火苗,那家伙尖叫一声就开始四处乱窜,其他学生被他这么一扰乱,有的险险就要走到岔路上去。海深蓝追上去一脚把那家伙跺到了雪地里,开始脑袋上冒着青筋,却仍然微笑地用细尖的高跟皮鞋踩他的头:“你白痴吗!这种小事不会自救吗!刚才我怎么说的?不能确定穴位位置的话马上跟我说!你犹豫半天还是选了错路什么意思!想成仙吗!”“对……对不起……”被踩到雪地里的时候,他身上的火苗立刻就灭了。等海深蓝终于把脚挪开,那小子哭丧着脸爬起来,捂着刚才起火的地方低声哼哼唧唧。他的衣服没破,但是似乎烧伤了。因为刚才他身上起的火不是普通的火,而是地狱业火,只焚烧有罪孽的东西。海深蓝气愤地扭身回到自己刚才的位置上,狠狠说道:“在这个学校教学一百多年来,真是见得太多了!每一次都有几个自作聪明的家伙,不懂也不问!“这还算好的,只是最低级的地狱业火,要是不小心把自己变成三昧真火怎么办!到时候你就去死吧!我也没办法了!”怪不得在普通的院校里根本没人提质性转换的事情……连很多出生于灵异世家的人也几乎没听过。楼厉凡觉得自己有些明白了,这种能力太危险─不是指对他人,而是对自己─要掌握它,不仅这八百七十七个穴道必须了若指掌,而且走向不能有分毫的错误,否则很可能死路一条。不过……“在这个学校教学一百多年”…………她不是才三十岁吗……?发泄完毕,海深蓝继续给她的学生们传授灵力的走向,这一次没有人再敢轻举妄动,全都老老实实地有问题就提,虽然仍有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使方向走错,但在海深蓝及时的厉声引导下又都走回了原处,没有再出大问题。“那么,就是这个方向。只要走过一次灵力就有记忆,现在大家把自己最高的灵力引入头殊,迅速随我刚才的引导过去─”海深蓝的话音刚落,楼厉凡和霈林海两个人身上,已经出现了刚才在她身上所出现的那种电光,劈啪作响。二人随即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异常轻盈,好像羽毛一般感觉不到重量,一阵风吹来,霈林海啊地一声惊叫,那么大的个子硬是被吹到几十公尺远的地方去,还翻了几个跟头。其实楼厉凡本来也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而被吹走的,不过他占便宜在今天穿得多,压得那风吹不起来他,可他没好太多,也被吹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又在地上滚了几滚。照理说,这种情况是很好笑的,尤其在这种年轻人的场所,不笑个天昏地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没有人笑,一个也没有。因为当时只有他们两个人身上出现了质性转换,而其他的人,全都静悄悄地,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海深蓝的吃惊完全表露在了脸上。她可以确信那两个人绝对是第一次使用质性转换,根据她的经验,这个能力只有在重复打通通道之后,才能完全地使用,也就是说,新手至少要让气息在那条路上反覆行走多次,才能发挥作用。因为这不是普通的变化,不是让自己的能力质性变成地狱业火之类的低级转换,而是化为妖力!是本质的变换!以往最优秀的学生也需要二十多天的训练才行。而且他们竟出现了“那种”情况……霈林海很艰难地从雪地上“飘”回来─是的,的确是飘,他的脚只沾到了雪,但是却没有踏入雪中,他就是在松软的新雪上飘。楼厉凡那一身厚重的衣服把他弄得狼狈不堪,胖得好像球一样的身体只有四肢着地才好不容易爬起来。可是刚刚爬起来,又是一阵风,他再次被吹倒在地,又打了几个滚。他气急败坏地把衣服一件一件扯开甩掉,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毛衫站在寒风中。等看见其他人呆滞的目光时,楼厉凡这才迟钝地发觉,自己只穿了这么点东西居然感觉不到冷,他知道风在吹也知道雪在下,雪碰触到肌肤的感觉是凉的,呼出来的气是热的,但没有冷。没有“冷”的“痛苦”感觉。“……你们两个……”海深蓝指指楼厉凡和艰难走来的霈林海,“你们两个可以下课了,接下来的课你们可以不用听了。”“啊?”霈林海一失神,又被一阵风吹得滚到了刚才的地方,他的声音远远地,凄惨地传来,“可是这个情况怎么解决啊!”楼厉凡这次有经验了,他将身上的力量全部转移到脚下去,将地面吸附住,这样身体就可以不用被吹走了。他面色发青地问海深蓝:“对……老师,请告诉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好吗?”“按照正常的灵力走向再走一次就好了,你们走吧!”海深蓝好像看到他们就着急一样,挥手赶走,却在楼厉凡正转身要去救霈林海的时候叫住了他,“对了,今晚八点,你和霈林海两个人到校长室去一下,到时候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说。”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什么事情一定要在那个变态的办公室里说?用满心疑惑也不足以形容楼厉凡对这个命令想不通的程度,他其实很想在这里就把事情弄清楚,并且告诉她,他宁可在雪地里多冻一天也不想去那个变态那里。但是他忽然想到这位一直微笑的老师,上次因为某同学答错了问题,而笑着发起飙来,教室里的人统统被龙卷风卷到了遥远后山的样子……他立刻就没有勇气开口了。他追上在被吹得滚动的霈林海,把他扶起来,一手抓他,一手拖着自己刚脱下来的厚重衣物。一不小心,霈林海险些随风而去,楼厉凡死死抓住他的手,脚下却支撑不住两个人的飘浮力,硬是顺着风吹的方向被拖走了。等他们走远之后,海深蓝很诡异地笑了一下,招手让其他的学生聚拢过来。学生们不明所以,照她说的在她面前两公尺的距离内站成了两排。“各位同学,请看着我,不要眨眼……”一道蓝光乍然闪过,学生们呆若木鸡。海深蓝在他们还没有恢复过来之前掏出了一支校内通讯器,按下号码。“喂,我找到人选了……嗯,已经把记忆消掉了,其他班级呢?嗯,好,那我就放心了。”关掉通讯器,她很可惜地看着依然呆若木鸡的学生们,叹气:“没办法啊!你们的资质相较之下差得太远了。不过不用担心,等事情一办完,他们两个也会被消去关于‘质性转换’这方面的记忆的。”没错,如此高段的菁英能力,每一届的学生之中只有一定的人选被允许了解和学习,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它的。不过楼厉凡的猜想也对,他的父母的确被允许拥有了这种能力,只是因为经常用不到,所以也想不到要教儿子而已。很幸运,风吹的方向正好是宿舍的方向,因此霈林海和楼厉凡很顺利地被吹回了宿舍。灵力有其记忆性,走过的路线不会忘记,只要行过一遍的路程,不用人引导就可以再走。更何况他们以前的灵力行进方向对他们来说,已经熟悉到了熟视无睹的地步,因此没有用太多时间就找到了灵力原本的路途,回到了以前一直运行的轨道上来。从“妖”忽然变成“人”的感觉很奇怪,就好像从游泳池里游泳完之后,刚刚从水里出来的感觉,身体骤然变得很重。楼厉凡一没注意险些跪倒在地,幸亏霈林海比他倒得早,他按住霈林海的头又站了起来。只可怜了霈林海,还没爬起来就又倒了下去,许久许久都起不来。

  负油价彻底颠覆原油市场——以往的风险模型都OUT了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管家婆

上一篇:”几个幼把子也跃跃欲试:“年迈
下一篇:在昔时的两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