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 虽然楼厉凡的问题她答了不少
  • 吾不是bigcircle的人
  • 喜欢情告白_愚人节说喜欢你_喜欢情163幼

虽然楼厉凡的问题她答了不少

2020-06-05 10:57      点击:120

变态灵异学园全文阅读

在灯的带领下,上楼的时候霈林海由于精神刺激过大,而多次失足滚落下去,楼厉凡有些烦躁了,在第五次从楼底层把他捡回来时,也懒得再让他小心,而是随意地拎着他的脖子往楼上拖。幸亏他们现在是“妖”的状态,否则霈林海的体重九成九是要受他无情鞭挞的。回到房间,灯给他们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它前脚离开,霈林海后脚就把那镂花木门关上,回身握住楼厉凡的手,很严肃地说:“厉凡,我知道那个狼妖贝伦很英俊很帅气,不过,希望你不要忘记我们神圣的任务,千万不要被他的男色所迷惑。”他话没说完,楼厉凡一脚吻上他的肚子,然后在他痛得躬下腰时,在他的身上背上一阵猛踢。“你说谁被男色迷惑!嗯?你说谁?再说一遍我听听!”楼厉凡气得青筋爆出,边踢边咬牙切齿地低声骂,“你这只猪头!重要的事情一点都没发现,只会在那里胡说八道拖我后腿,看我不踢死你!”尽管真的被踢得伤痕累累险些变成猪头,但霈林海还是没能将疑惑从心中去掉。因为楼厉凡刚才的行动实在太匪夷所思了。楼厉凡终于泄愤完毕,忿忿然停下凌虐的脚步,很没“淑女”形象地蹲在霈林海身边低声说道:“你难道都没有发现我们刚才的状况吗?”“没发现……”“……”我踢踢踢踢……“到底发现没有!”“呜呜呜呜……”压抑着的悲惨哭声,“你再踹我一千脚我也没发现啊!呜呜呜呜!”楼厉凡已经没有力气生气了。“在来之前海深蓝老师不是有讲过,贝伦有很多诡异的法术?”楼厉凡支着疲惫的头无力地说,“其中一个就是‘诱惑之术’。当他看见自己合意的异性时就会用这种法术诱惑对方,让对方爱上自己再对其若即若离,这是他的恶趣味。刚才他就是对我施出了这种法术。”“这么说你就是他合意的人选?哎哟!”楼厉凡一拳打得他再不敢说废话,又继续说道:“由于我不是‘异性’,因而他的法术对我毫无作用。“可是如果被他知道这一点的话,我的男性身分肯定会暴露,所以我不能露出我没有受到诱惑的样子,反而还要用上海深蓝老师教的反诱惑术来对付他,看起来就是你刚才看见的那个样子了。”霈林海没有想到,他们刚才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居然就已经开始过招了,他感动地又握住了楼厉凡的手:“原来刚才的情况这么危急啊!厉凡!你真是太厉害了!”楼厉凡一挥手,他扑通一声掉到了水池里。“被男人握住手还被用这种口气说话,真是太恶心了!”楼厉凡甩甩手说。水池不深,霈林海坐着,水面也不过到他的腰而已。“可是刚才那家伙还有摸你的脸呐!你怎么不揍他!”差别待遇!差别待遇啊……楼厉凡想了想。楼厉凡又想了想。楼厉凡继续在想……“……因为他碰我的时候,我没有恶心的感觉啊。”然而这句话一出口,不仅霈林海恶寒,连楼厉凡自己的后背都窜上了一股凉气。他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口中喃喃自语:“完蛋了!完蛋了!难道说还是被诱惑了吗?我还以为诱惑之术没有起作用,难道真的起作用了?啊啊啊啊啊!”他忽然拉起了刚才被他“亲自”甩到水池里的霈林海的手,“霈林海,我现在郑重地求你一件事……”“啊?”霈林海茫然。“如果我真的被诱惑爱上他的话,拜托你把我杀掉吧!他再英俊我也不想爱上男人!”说到这里,他简直是声泪俱下了,“求你了!求你答应我吧!”“不可能的吧……”“我求你了!”楼厉凡真的哭出来了,“拜托!”“……”由于本来就不是来学习的,而且半路出家的结果是妖学院的东西,对他们灵异学院的学生来说根本是在听天书,所以楼厉凡和霈林海两个人在上课的时候相当混,一有时间只是努力与周围的同学打好关系,以探听所有可能得到的贝伦的资料。“贝伦老师吗?”女狐妖歪着头想一想,“他很帅啊,好帅好帅呢!他真是太帅了!”“贝伦老师?”雄性的槐妖用沉闷的声音慢慢地说,“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他很帅,真的很帅。”小小的蚊妖一边用自己的翅膀发出烦人的嗡嗡声,一边非常梦幻地捂着脸:“贝伦老师!您为什么是贝伦老师!好帅啊!贝伦老师!”答案千奇百怪,不过总结出来只有一条─那就是贝伦很帅,他是大众情人。“可是为什么结果这么统一呢?”楼厉凡在笔记本上写下第二百一十六个“帅”字后终于忍不住了,用力摔下纸笔怒吼,“这简直就好像大家早就统一了口径,来等着回答一样!我们是不是上当了啊!”霈林海卧在水池边,懒懒地回答了一声:“啊。”“你啊什么啊!”楼厉凡用力踩了他脚腕子一下,痛得他抱着脚在房间里死命地跳,“你也快发动你那个没多少脑浆的脑子想!到底我们怎样才能问出‘帅’之外,更有意义的资料来!”霈林海都快委屈死了:“我没想吗?每一次我的问法都不一样,可是得出来的答案都是一样的─贝伦老师很帅,很帅很帅很帅!“如果我想要再进一步追问的话,男的就会很暴躁地问我,是不是专门来刺激他不够帅?而女的就会开始猛发花痴,恨不能抱着贝伦的照片高唱我的太阳,这让人怎么问得下去?”“怎么办啊?”楼厉凡痛苦地猛抓头发,一头黑亮的短发被他生生抓得好像鸡窝一样,“我这边也一样。”“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霈林海的声音很小,不过楼厉凡还是听见了。“什么办法?”“这个办法八成行,但是……”一圆珠笔砸上了他的脑袋:“到底什么办法!快说!”“就是说……由你……亲自……”霈林海吞了一口口水,“亲身体会……亲自了解他……”楼厉凡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楼厉凡在想。楼厉凡还在想。楼厉凡努力地想。……楼厉凡想明白了。霈林海和楼厉凡的房间里,传出了某人即将被剁成肉酱的凄厉呼救声。半小时后,霈林海缩在角落里抱着伤痕累累的自己哭:“是你要我说的呀……”“你白痴吗!”楼厉凡怒吼,“这种事情我怎么能亲自……亲自去做!你以为我们这么辛苦向其他人问话是为了什么!”“可是这不是不成功吗?”“不成功也不能用这种馊主意啊!”楼厉凡又是一阵劈头盖脸地狠揍。霈林海脸都被打得变形了,他委屈万分地为自己辩解:“可是我现在只能想到这个办法,而且刚才我不想说的,是你自己要逼我说出来。”“我说了无论怎样也不许用这种馊主意啊!”等楼厉凡消了气,霈林海已经快被他打死了,而且是那种除了身上的东西之外,再认不出他身分的死法。“那……怎么办?”霈林海欲哭无泪,抖抖瑟瑟地小心问。“似乎,”楼厉凡抓了抓头,沮丧万分,“还是得用你的法子。”霈林海万般无奈地昏了过去。诱惑之术是妖术的一种,在妖力的基础上可达到效果的顶点。但是它并非万能法术,而是有男女之分的,亦即是在不同性别的人〈妖〉,作用在不同性别的人〈妖〉身上时,所使用的方法也不尽相同。之前楼厉凡认为贝伦在他身上施用的诱惑之术,并没有起作用,就是认为贝伦当时使用的应该是男性对应女性的诱惑之术,对他应该无效。可是现在看来不是这样,那个法术似乎、好像、大概是有效的……虽然效果多大还不知道。他平时使用的是灵力,对妖力只是有很基础的认识,因此很多问题都搞不清楚,在诱惑男性和诱惑女性的法术中,其实有非常简单的转换原理,可是他不知道。所以他现在正在为“隔行隔层山”这样的问题而抱头苦恼。“霈林海……”“嗯?”“如果不使用诱惑之术的话,我要怎么接近贝伦呐?”“……”两人在房间内的水池两边盘腿而坐,隔水相望,想到那个问题的时候,两人同时叹了一口气。这辈子还没做过贼,头一次做就是这么困难的,难道是老天要亡了他们吗?“现在的问题是,”霈林海说,“我们连他的作息时间都没搞清楚,他什么时候在理事长室,什么时候在自己的房间也不知道……对了,他平时睡在哪里?一样不晓得。”“当然他有没有小金库或者私藏东西的地方,就更不知道了……”“……”沉重的低气压把两人压得腰都直不起来。“啊!对了!”霈林海忽然一拍自己的膝盖,似乎想到了很重要的事情。“怎么?”“隔壁!”霈林海有些兴奋地说,“咱们还有隔壁的这几个妖怪没有问!说不定能从他们身上问出点什么呢?”楼厉凡无力地说:“你白痴啊……那么多人都问不出来,这几个难道还能有什么突破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与其在这儿发愁,还不如去问问看!”霈林海跳起来,拖着一动都不想动的他往门口跑去。那只土拨鼠还在勤奋地挖洞,不过今天他是原形出现,身体大概有半人高,两只前爪飞快地刨土,然后由后爪推出洞去。像他这么挖居然没有挖穿到下一层去,真是奇迹了。霈林海和楼厉凡走到他的洞口,向正在勤奋挖洞的他小心翼翼地打了声招呼:“对不起,土拨鼠先生……”“土拨鼠”从洞里探出头来,黑亮的大眼睛很和善地看着他们:“抱歉,我是鼹鼠。”霈林海咳嗽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又笑着说道:“呃……鼹鼠先生,我们有几个问题想问您,可以吗?”鼹鼠点了点头。“关于贝伦理事长,您了解多少?”鼹鼠歪歪脑袋:“你暗恋他吗?”霈林海险些一头栽到洞里。“不……不是啊!”鼹鼠又看看旁边女装的楼厉凡:“那就是你暗恋他?”楼厉凡脸色发黑:“难道一定要暗恋他才能问吗……”鼹鼠笑笑,两只前爪似乎已经成了习惯性地在洞壁上轻轻刨:“不是,只是我在这个学校十二年,凡是新来的学生都必定要到处打听他的事情,而这些学生,百分之八十都是被他迷住了的。”妖学院和魔学院的学期都很长,从入学到毕业总共需要十五至六十年不等,至于究竟是多长的时间,就看学生自己喜欢学多少东西了。他的回答不像其他学生那样辞不达意甚至疯狂,楼厉凡和霈林海马上想到从他这里问出来的东西必然很有价值,不禁兴奋起来。在两人接连的询问下,从鼹鼠这里得到了如下的资料:贝伦,属性“狼”,今年五百二十三岁,四百年前创立零度妖学院,一直独身。妖学院也是每天白天上课, 香港平特一肖高手论坛晚上休息,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网因此白天如果没有去上课, 香港精准平特一肖就一定在理事长室。晚上他经常会到地面上去晒月亮。楼厉凡很想问问他, 彩霸王心水资料贝伦有没有藏匿什么东西的嗜好,或者喜欢把东西藏在哪里,但是那种问题实在太奇怪了,一旦问出口身分恐怕就会暴露,所以他咬牙憋了很久,决定等下次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再套他话。到了“巨蜥”的房间里,霈林海再次打头阵向那位美女问好,不幸的是“巨蜥姐姐”刚叫出口,“巨蜥”就很不高兴地纠正他自己是鳄鱼不是蜥蜴。霈林海被连续两次的打击弄得心情沮丧,念叨着“反正我就是孤陋寡闻”蹲在角落里画圈圈,问话的重担再次落到了楼厉凡的肩上。这位鳄鱼美女似乎同样没有受到贝伦的影响,不过很可惜,虽然楼厉凡的问题她答了不少,但没有多少突破性的东西,她知道的和鼹鼠知道的没有多大区别。那个在树上盘缠的瘦长的男子今天也还了原形,是一条大王蛇,可是由于他坚持说自己是眼镜蛇,霈林海也弄不清楚究竟是他对还是自己对,但有了两次的前车之鉴,他宁可相信自己是错的。于是又缩到一边念叨“我就是孤陋寡闻”去了。“贝伦?他啊,他很喜欢把重要的东西埋起来。据说前一届学生的毕业证也是因为他这个奇怪的嗜好被埋起来,等一个月以后要交给学生了,他才想起来去挖,结果毕业证全都开始腐烂了。”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楼厉凡兴奋地在记忆中画上了一个着重符号。不过要是仔细想一想的话,埋东西……世界这么大,天知道他能把东西埋在哪儿啊?那株慕丝花霈林海没有认错,而且慕丝花本人也没有不承认这一点,不过霈林海已经不敢问了。所以这一次还是楼厉凡进行询问。“贝伦……贝伦……贝伦是谁?”刚刚蜕变成少年模样,不过仍然卧在花心中的慕丝花妖睡眼朦胧地反问。霈林海两人晕倒。在一再地提醒下,花妖终于想起来了。“啊,哈哈哈……蜕变的时候会有一部分的记忆被蜕掉,就算是忘了谁也不奇怪嘛,哈哈哈哈哈……贝伦……呃,嗯,那家伙啊,很自恋啊,而且很喜欢对别人用诱惑之术,似乎和一个现在很有名的变态学校校长是同学……对对对,好像就是叫拜特!“他们以前是好朋友,甚至曾经说要一起开一家最有名的妖学院。可惜那个拜特明明身为妖怪,后来却喜欢上研究灵异理论,他们两个就为此反目了。“这次据说要把那个拜特连同他的学校一起卖掉?哈哈哈哈……怎么可能!他们始终是朋友……呃?卖身契都签了?拍卖会也定了?呃呃……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人和妖都是会变的嘛!”霈林海猜得果然不错,在他们的隔壁的确有一部分学生,并没有受到贝伦的“魅力”─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控制,这些没有被控制的妖年纪普遍很大,一般都在两百八到三百七十岁之间,大概是与道行有关系的缘故吧。这些学生虽然数量不多,不过还是问出了一些很重要的讯息,也总算没有白跑。这样按照原定的“计画”,楼厉凡无论如何都需要去“亲自”接近贝伦。尽管他没有说,可霈林海还是能看得出来他很害怕这个任务,他恐怕甚至没有自信能全身而退。如果现在和他一起来的人不是霈林海而是一个比他经验更强的人的话,他大概连焦虑症的症状都会表现出来,可惜……他们来零度妖学院卧底已经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再过一个星期拍卖会就要开始了,听海深蓝老师的说法,现在在网络的模拟拍卖中,拜特学院和拜特那个变态的拍卖价以及竞争的人数是最多的,就算他们想用自己的财力去竞争,不仅没那个钱,而且如果买回来之后,却又因为负债而破产的话也就毫无意义了。现在全部的希望都集中在这两个可怜的小偷身上,承受着希望的重压,他们在心里足足骂了那个变态校长千遍不止,却还是得努力为那个变态做这种卑鄙、无耻、下流的事情。“贝伦每天晚上会到地面上去晒月亮─”这是很多妖怪的习性,所以晚上在上面晒月亮的妖怪恐怕很多。虽然“诱惑别人”是贝伦的个人兴趣,他本身却还是属于狼的孤傲性情,一定不会和其他的妖一起好像大杂烩一样成堆地聊天,到时候找他也是很大的麻烦。楼厉凡决定把用“独处”来接近他的办法,列到最后一条去,现在最好能找个趁贝伦不在的情况潜入他的理事长室,那里应该是藏匿那张卖身契的最可疑地点。两人监视了三天,贝伦每天晚上基本上都在十二点左右离开理事长室,顺着楼梯慢悠悠地飘上地面,然后变成一头巨硕的白狼跑到最高的悬崖上拉长声音嗥叫。他的嗥叫似乎是某种信号,内幕资料在听到叫声时,其他妖怪们就会陆陆续续地钻出地面来晒月亮。十二点半左右,他离开悬崖钻入密林,楼厉凡和霈林海自认用人类的身体追不上他,只有退回来。凌晨三点左右,他都会再次准时出现在悬崖上,不过这次他不会叫,而是在昏暗的夜色下蜕变为平时的模样,悠然飘回学校,回到他的理事长室休息。他们跟踪几天的结果表明,贝伦应该就住在理事长室里,他不喜欢出门,不喜欢管和他没关系的事情。所以除了他上课的时间之外,他一般都在那里。这样看来只有晚上十二点到凌晨三点间,三个小时是理事长室的空闲时间,楼厉凡他们要潜入,也只能在那期间才行。可是要进理事长室的门是一个大麻烦,他的门并非用钥匙,而是用了“言咒”。言咒,在出门的时候对门说一句话,这句话就是“契约”,在使用同样契约打开它之前,这扇门无论用物理的、化学的还是超能力的方法都不可能开启,这就是言咒。言咒的作用强度每个人都一样,唯一有能力高低差别的只有范围大小。妖学院中没有电话也没有其他的电子设备,霈林海只能趁夜晚徒步到五公里以外的一座电话厅中,和拜特学院联系,可惜海深蓝和其他老师的回答也和他知道的没什么差别─言咒是由灵波基于自身的能力波长而制作的咒术,只有在与施咒者同波的时候才能解开。换言之,楼厉凡和霈林海的波长是很相近的,如果霈林海对某扇门设下言咒,那么楼厉凡只要复制出他设下言咒时的那一瞬间的波长就可以打开。可是贝伦的年纪太大了,他的波长根本不是楼厉凡或者霈林海这种“小孩子”能模仿的,而且虽然楼厉凡他们可以模仿“妖”的气,妖的波长和能力共振这些东西他们也没办法模仿。海深蓝在可视电话那边看着霈林海已经快死掉的表情,笑着摇了摇头,向他传授了一个以往她根本不会传授于人的神秘解咒方法……“什么!”楼厉凡的声音高度已经超出了人类的听力所能接受的范围,霈林海抱头鼠窜。“居然这么简单!为什么我没有想到!”楼厉凡真想给自己一拳头,这种方法真的很简单,如果他们不是把眼光只盯在那扇门上的话,现在可能早就进去了。距离拍卖会已经时日无多,虽然楼厉凡他们想再观察几天,摸清贝伦确实的作息时间再说,可是时间不等人,已经容不得他们再多想。简单地讨论了一下之后,楼厉凡和霈林海决定当天就动手。又到了晚上,贝伦和之前几天一样,十二点左右准时离开理事长室,对房门立下言咒之后就往楼梯飘去。虽然这时候他离开就暂时不会回来,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楼厉凡他们决定还是再等一会儿。十二点二十五分,一声狼嗥穿透层层的地面,钻入学生们的耳朵,各种各样的妖怪现出原形,顺着嗥叫的来源悠然向地面的月光浴进发。这声狼嗥标志着贝伦至少在半个小时之内回不来─因为一般他回来的时候那种如同闲庭散步的速度,从顶层走到地下的三十六层至少也需要半个小时,楼厉凡和霈林海决定动手。他们从黑洞洞的楼梯阴影中走出来,楼厉凡用妖感力探测周围的情景,确认的确没有人之后,示意霈林海可以开始了。霈林海吐出一口气,四肢张开,轻轻地“喝”了一声,身上出现了劈啪不断的白色电光,电光过后,他全身的妖气被整个回复成为了灵气。他走到理事长室的门前,手摸上那扇门,向左缓慢地依次抚摸,手下用灵力随时探测门上言咒的作用范围。等摸到与门紧邻的那堵墙的外上一公尺处时,霈林海在上面画了一个记号。“厉凡,就是这里!”楼厉凡也上前摸了摸,点头道:“是,就是这里,那就开始吧。”两人从楼梯的阴影处拖出一只很大的袋子,从里面拿出了两支─铁铲。不过别误会,这两把铁铲是货真价实的普通用品,就算神仙来用也用不出什么灵异功能。他们现在要用的就是它的普通功能─挖土。一个言咒只对一种东西有效,如果是道行比较低的人来做的话,言咒的作用范围只能在那扇门上起效,不过贝伦的能力不可小觑,他所设下的言咒范围究竟有多大谁也不清楚,如果是被言咒反弹的话那只是小事,可要是因为这样而惊动了施术者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霈林海用灵力先探测言咒的范围,然后在言咒范围之外的墙上挖洞─零度妖学院完全在地下,绝对不加任何不必要的人工设施,所以每层楼都等于一个由泥土盖出来的房子。这对于需要挖洞的他们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楼厉凡所说的“太简单”就是这个原因。他们想了那么久的破解办法,可是眼睛只盯着那扇门,从不往旁边看一看,总认为那困难,那种事简直不可能,其实只要稍微往旁边瞧一眼,答案很容易就出来了。可惜的是他们这次没有带苏决铭来,如果他来的话,只要把室内和室外的空间连接在一起就可以很简单地进去,连洞也不必挖。虽然霈林海也会开徒手次元洞,可是他的能力只会开一侧,要连接两个空间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楼厉凡也将身体的妖力转回了灵力,两人将灵力灌注于铁铲上,对着刚才霈林海画出记号的地方开始快速铲挖。如果是普通人来做的话,这种四、五公尺厚又异常坚硬的土质层,至少也要三天的时间才能挖开,可是他们两个使用了将灵力灌注于普通工具的方法,只用十分钟就挖穿了那堵奇厚的墙到了理事长室里。理事长室和他们那天报到来时没有什么不同,巨大的书架和那万余册书在那里静静地立着,好像神秘地隐藏了什么东西,又好像在说“我这里什么都没有,你找也没用”。楼厉凡用灵感力搜索了一下,大失所望。进来之前楼厉凡想得很好,那张卖身契那么重要,贝伦肯定把它放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他最安全的地方八成就是这个办公室了。而如果是很重要的东西的话,那样“东西”和保存那个“东西”的容器,必定有藏匿者浓厚的念力,只要让楼厉凡进来,他就有自信能够通过灵感力探测到有深厚念力的东西,那张卖身契当然也就跑不远了。可是他没想到,这个理事长室里居然没有任何“属于贝伦”的念力,只有一些大概是来过这里的人所留下的各种各样的执念,就好像这里只有过那些闲杂人等,贝伦从来也没有在这里出现一样。办公室里也没有任何“封印”的气息,没有思念被封印的痕迹,那么,贝伦的“思念”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这里没有他的意念?霈林海用灵感力探测返回的信息和楼厉凡的大同小异,不过他不像楼厉凡遇见某种情况就会马上陷入思考,而是在使用灵感未果的情况下,就开始用最原始的方法寻找了。他首先翻的是那张和爱尔兰校长办公室里很相似的办公桌,桌子没有锁,所有的柜门和抽屉都是一拉即开,里面放着各类文件和印章。霈林海随意地瞄了一眼,发现那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他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丢在抽屉柜子里,连把锁都不加!这说明了什么?他相信别人不会偷?还是自信别人偷不走?没时间思考究竟是什么原因,霈林海把整个办公桌从里到外翻了个遍,甚至仔细敲打桌子听听它是否有什么玄机,然而却一无所获。楼厉凡才不像他一样丝毫没有计画性地去找,在灵感力搜索念力无效之后,他开始仔细回想他们第一天见到贝伦时,他正在干什么。……对了,那个高高的梯架……他当时正坐在梯架上拿书……可是他是在哪里拿书呢?……眼前迅速闪过当时的情景,他在某个书架前面……似乎是……楼厉凡将放在墙边的梯架推到他记忆中贝伦所在的那个书架前面,爬上梯子坐在上面,开始一本书一本书地摸过来。这间属于贝伦的办公室里之所以没有他本人的思念和执念,最可能的原因大概有三个─一个是他故意将自己所有的念力都在出门的那一刻毁掉了,另外一个则是他对于这个房间完全没有思念,就好像行尸走肉一样;而第三个,可能就是他太过淡泊,对这个办公室的执念非常之弱,如果用大面积的搜索肯定搜索不到。如果是第一种,且先不说他的防卫心或者他们暴露的可能性,仅仅是这里缺少他“自己”的思念就是个问题,如果真的毁掉的话,其他人的思念必定也会被毁灭得一干二净,然后这里就会变成“思念的真空”,这种方法是不可能有选择性的,可是现在没有这种情况。而第二种,怎么看他都不是对这个学校没有执念的样子,毕竟他还是妖而不是神,所谓的执念或多或少都会有,完全没有就有问题了。用排除法,只有最后一种可能了。那么弱的念力,用楼厉凡那种程度的灵感力寻找的话,根本就是用捞鲨鱼的网去抓虾米,根本不可能找到思念的所在之处。所以他现在用最小面积的捕捞法,用“专门捕虾网”去捕捞“虾米”。只要能找到确定是贝伦的“思念”的信息样本,他就不需要用灵感力去寻找了,只要用那个样本作为引领和召唤,就能找到所有附着了他最强念力的东西。人们已经习惯视而不见的东西上是不会有念力的存在的,只有“被重视”、“被寻找”、“被监视”、“被保护”的东西上才有。所以那个梯架虽然贝伦用过却剩不下多少信息,楼厉凡就只能从贝伦看过的书上寻找。当他的指尖触到一本外壳很坚硬的书时,整个手腕都猛然震了一下。如此之强的思念!在接触到的瞬间就好像有一个人忽然在耳边大吼了一声一样,惊得对此毫无防备的楼厉凡心脏险些停跳。是了!这就是贝伦的思念!可是为什么刚才没有发现呢?他的灵感力刚才也筛选过这里,为什么没有找到它呢?对了……那本书大概是执念太强了,所以在封皮上有封锁思念的封印,如果刚才他不是恰好碰到了内部的书页,肯定是发现不了的。楼厉凡将那本书抽了出来。书很厚,光是封面的外壳大约就有两公分厚的样子,书页大概比六百页一本的《灵异统论》多了一倍。外壳上的书名写的是《论吸血鬼的起源》,作者拜特。h。sx。拜特。h。sx?好熟悉的名字…………拜特?“啊!”突如其来的大叫,让没有梯架却正想往书架上爬的霈林海手一滑,伴随着巨大的声音,结结实实地躺倒在地上。如果只是这样就罢了,问题是当他倒在地上之后,他刚才用力攀爬的那部分书架晃了几下,也向他倒了下来……等楼厉凡一脸黑线地把他从书和书架下面拖出来的时候,这个可怜的家伙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你没事吧?”楼厉凡拍拍他的脸,问。霈林海缓缓摇头,眼神很悲愤地看着楼厉凡,看得他尴尬地直咳嗽。“抱歉抱歉,刚才我看到了一本很奇怪的书,忍不住就叫出来了。”奇怪的书?霈林海用眼神反问他。楼厉凡把刚才为了救他而扔到了一边的书放在他的面前:“哪,就是这一本。你看看它的作者。”“……拜特。h。sx?”“我们的校长全名就是拜特。h。sx。然后你再看看这本书的出版日期。”楼厉凡把书翻到最后一页,上面的首次出版日期明明白白地写着─二六九六年!那是一千年前的事了!“……难道是同名?”“我刚才也以为是这样,不过你看看这里,”楼厉凡把书翻到扉页部分,“这里的签名。”在扉页上,有一个龙飞凤舞到几乎看不出来到底写了什么的签名。它的内容是─“送给可爱的小贝伦。迪亚那。拜特。h。sx于三一九八年。”那个签名虽然跟鬼画符差不多,不过那个名字的写法,和刻在拜特学院学校门牌上那个变态校长的签名一模一样,一般人是绝对模仿不来的。这么说那个变态校长至少也是一千岁以上,有这种可能吗?根据慕丝花妖的说法,拜特和贝伦应该是同学吧!有那么大年纪的学生吗?虽然妖怪的寿命的确很长,但是千年的妖怪还真的很少见到,就算是楼厉凡,家里有个千年以上年龄的女鬼外婆,他照样很少见到这么大年纪的妖怪,最多八、九百岁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毕竟道行高深的妖怪不屑于和他们见面啊!“不过你看看这书,”霈林海把书从前面翻到后面,又从后面翻到前面,“很新,就好像刚出版的一样。一千年前的书有可能这么新吗?”楼厉凡狠狠瞪他一眼,把书又翻到最后一页,那上面明明白白写着─“首版日期,二六九六年三月七日。“第五二一版日期,三二九七年四月一日。”“……哈哈哈……”只是四百年的话,只要稍微用点心就可以保护得很好。这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既然如此,问题就来了。一、当时拜特和贝伦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很好的,至少也是贝伦很仰慕拜特,所以才有这个签名。二、直到现在,贝伦应该依然很崇拜拜特,否则这本书上不应该有这么重的执念。如果这两项猜测成立,那么贝伦为什么要把拜特连同拜特学院卖掉呢?当时他又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让拜特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人现眼地输给自己?楼厉凡和霈林海所能做出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以前的确是很崇拜的,但不表示现在也会很崇拜,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偶像居然在那种场合用那么卑鄙的手段去坑蒙拐骗……大概是一怒之下,才会想要用这种方法来惩罚那个变态。如果当时没有连拜特学院一起捆绑出售就好了!把拜特那个变态卖掉才是最好的选择!两个人陷入了极度的愤恨中……然而他们没能在那种情绪中沉浸太久的时间,霈林海偶然看了一眼自己的表,两点半……“呀啊!没时间了!”霈林海和楼厉凡同时翻身跳了起来。贝伦三点就会回来,现在他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寻找卖身契。可是这时间未免太快了,他们才进来多久啊?就算是发呆也不该过这么快吧?难道是看错了时间吗?霈林海又借楼厉凡的表看了看,一样,两点半。来不及想那么多了,假如能找到那东西并且偷走,贝伦肯定会发现的,光是他们两个在这房间里留下的“偷窃”执念就很可怕,那条狼的嗅觉可不好瞒,所以他们打算一旦偷走马上连夜逃掉,只要到了变态学院的范围就安全了。可是……能找得到吗?

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由“tjlian”免费制作

~使用键盘左右键翻页,回车键回目录~

  稿件来源:今体育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上一篇:吾不是bigcircle的人
下一篇:没有了